您的位置: 磨香资讯 > 教育 > 国家需要什么 我们就做好它

国家需要什么 我们就做好它

时间:2019-11-03 09:56:29 人气:4651

方滨兴

苏·郭辉

罗文茜

由《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庄小龙拍摄

钟世镇

昨天下午,由广州市委组织部、广州市委宣传部、广州市人民社会服务局、广州市科学技术协会主办,由广州市院士活动中心、广州日报、广州图书馆主办的院士报告《为梦想的新时代赞美新中国》在广州图书馆报告厅举行。院士方滨兴、苏郭辉、文茜、杜如旭和钟世镇讲述了他们的创新故事和对祖国的感情。

院士如何与新中国一起成长?当他们加入科学爱国事业时,他们亲身经历了什么故事?五位院士用精彩的演讲分享了他们为国家和人民服务的真诚感情。他们还鼓励大家克服困难,勇敢地攀登科学高峰,继续为新中国创造举世闻名的科技成果。

照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叶瑶实习生邓迪(签名除外)

方滨兴,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大学先进网络空间技术研究所名誉所长;

决心为中国培养网络安全人才

作为北京邮电大学六年的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在校园里发表了无数精彩的演讲。“爱国主义”是他演讲中谈论最多的词之一。在10月15日的院士报告中,“爱国主义是科技工作者最重要的素质”是他演讲的主题。

21世纪初,中国出台了一系列互联网管理政策,涵盖互联网直播管理、互联网新闻管理、即时通讯管理等领域。但是西方社会经常指责中国“限制互联网自由”。

方滨兴认为,各国普遍根据自身发展和安全需要独立制定和实施互联网政策法规,其他国家无权干涉。"为什么中国的互联网内部事务要受到其他国家的干涉?"方滨兴表示,在互联网运行中,国家迫切需要构建和倡导网络空间主权的理念。他认为科技工作应该满足国家的需要,带头提出和研究网络空间主权的制度和概念。

他说,主权有四项基本权利:平等、独立、自卫和管辖权。网络空间也有这四项权利。独立权意味着一个人自己的网络可以独立运作,不受其他国家的制约。平等权意味着网络之间的互联是通过平等协商进行的,不受管辖。自卫权是对自己网络的任何攻击都可以进行自卫的一种手段。然而,管辖权是管理国家的网络,包括准入许可、停止服务等。

方滨兴表示,经过多年的积极推动,网络空间主权的概念已被纳入联合国框架。2013年6月24日,第68届联合国大会发布文件a/68/98,通过了由联合国“从国际安全角度发展信息和电信政府专家组”组成的决议。该决议第20条规定:“国家主权和源自主权的国际规范和原则应适用于国家开展的信息和通信技术活动以及国家对其境内信息和通信技术基础设施的管辖权。”方滨兴认为,本文的实质是承认国家的“网络空间主权”。

最后,方滨兴来到广州大学高级网络技术学院后,专注于自己的工作。怀着为国家培养网络安全人才的愿望,他创办了特色研究生班“方滨兴班”。班上的学生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例如,他的学生在国际和国际竞赛中获得了第一名,如ijcai-19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对抗算法竞赛无目标攻击任务在线竞赛、第一届大数据安全分析竞赛、第五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竞赛。

对科技工作者来说,第一是保持为国家服务的使命感,第二是保留为国家服务的能力,第三是付诸行动为国家服务方滨兴根据自己的科研经验,描述了他对爱国科技工作者的理解。

(文/龙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中国科学院院士、暨南大学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所所长苏郭辉:

珍惜黄金时代努力为国家服务

中国科学院院士苏郭辉发表了题为“感谢祖国!我71岁了!他笑着说他和共和国差不多大。他出生在香港,在美国学习,然后回到香港大学工作。他在报告会上分享了这次“回家”的经历,表达了他对祖国的深厚感情。

苏郭辉说,他年轻时不是一个勤奋的孩子,学习成绩也不是特别好。直到高中三年级,一个同学的哥哥和他谈了一次,这完全启发了苏郭辉。“他告诉我,如果你想上大学,你必须通过高考。年轻人必须有一个目标,考虑他们的未来,并对家庭甚至国家有用。”苏郭辉开始努力学习,但他最终没有进入香港大学,但他不想放弃并进入波士顿东北大学。

在东北大学学习期间,苏·郭辉在哈佛大学参加了一项与动物遗传学相关的研究。他开始对神经系统感兴趣,后来从药学转向生物学。“我像海绵一样吸收知识,在本科阶段发表论文,所以毕业后我成功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攻读神经科学博士学位。因为他们有良好的基础,他们在三年内获得了博士学位。”苏郭辉说,一个人只能活一次,必须有目标,努力控制自己的命运。

学习期间,苏郭辉读了许多科学家传记。他发现,尽管这些伟大的科学家在不同的领域学习,他们都有强烈的爱国情怀。苏郭辉说,成为一名成功的科学家不仅取决于学术成就,还取决于我对祖国的归属感和荣誉感。

1978年,苏郭辉带着对祖国的简单感情回到香港。他想成为香港和大陆之间的桥梁,促进祖国神经科学的发展。

回到中国后,苏郭辉在香港大学工作,成立了“香港神经科学学会”。他经常邀请大陆神经科学家来香港开会。他还经常与大陆进行合作研究。“我从中受益匪浅,我认识许多来自大陆的优秀科学家。”苏郭辉说。

苏郭辉的研究领域是神经保护和神经再生。他一直在努力探索影响神经保护和再生的因素,包括纳米医学、营养因素、中草药提取物、免疫反应、康复训练等。

在“改变微环境,视神经可以再生”的重大科学发现后,他与大陆科学家合作,找出再生神经的性质,并共同获得1995年国家自然科学奖。

1999年,苏郭辉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然而,他说,与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相比,与更多的大陆神经科学家一起促进科学研究更为重要。

从香港大学退休后,苏郭辉选择在暨南大学工作。他主持建立了粤港澳中枢神经再生研究所。自2008年以来,已经取得了一些国际领先的研究成果。苏郭辉说,国家提供的广泛平台和资源促成了这些成就,他更高兴的是,国家对科学研究的支持仍在增加。“现在这个国家很繁荣,给了研究人员一个更好的平台和空间。作为科学家,我们应该珍惜这个黄金时期,努力为国家服务。”苏郭辉说。

(文/龙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教授罗文茜:

“没人插秧”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有人问我,我的梦想是什么?”退休养牛、农场铁牛、农民进城、专家种田”是我的梦想。有人问我第一颗心是什么。把农民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实现农业生产的全过程机械化,是我和中国农民的第一要务。有人问我的任务是什么。大力推进机械化和智能化,为农业现代化插上科技的翅膀,是我的使命,也是我们中国农民的使命!”

74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教授罗文茜在院士“赞美新中国,梦想新时代”的报告中,热情洋溢地与观众分享了一个农村孩子与祖国农业机械产业一起诞生和成长的故事。从农业机械1.0时代到农业机械4.0时代,罗文茜是新中国农业机械发展的见证人和参与者。几十年来,罗文茜主要从事水稻生产机械化的研究。他带领团队开发了“水稻精穴直播技术与机械”,获得了2017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

农业机械化和农业机械设备是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提高农业生产力的重要基础。罗文茜指出,没有农业机械化,就没有农村现代化。今天,中国的农业生产已经从主要依靠人力和畜力转变为主要依靠机械动力,进入了以机械化为主导的新阶段。“我为中国农业机械化在过去70年中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感到骄傲。看到新中国在过去70年里取得的辉煌成就,我更加自豪。”

人们经常用“面朝黄土背对”来形容农民的辛勤劳动,手工移栽就是一个典型的写照。

为了改变落后的种植方式,罗文茜团队开发了一种播种均匀、播种量可控的水稻精量穴直播技术,并发明了两类15种机器,即水稻精量水穴直播机和水稻精量干穴直播机。精密穴直播机直播水稻成排成孔,均匀,产量高。它已在2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泰国等6个国家推广,创造了一系列高产纪录。例如,新疆三年的亩产量超过1000公斤。罗文茜终于实现了他童年的梦想“没有人种稻秧”。

同时,罗文茜还指出,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农业机械化仍存在较大差距,面临着差距扩大的严峻挑战。因此,有必要执行三项关键任务,包括填补短板、攻击核心和加强智力。

为了进一步缩小我国农业机械化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提高我国农业机械技术创新能力,促进我国农业机械化又好又快发展,罗文茜团队提出了我国农业机械化和农业机械技术创新的“3-2-3”发展思路:明确“三步走”的战略目标,到2025年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显著提高农业机械技术能力;到2035年,农业机械化将全面实现,农业机械的科技创新能力将基本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到2050年,农业机械化将达到更高水平,实现自动化和智能化。农业机械的科技创新能力将与发达国家并驾齐驱,在某些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书鸿)

杜如旭,加拿大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吴贤明智能工程学院院长;

超前布局培养智能工程领导者

“海燕既斗大浪,天空无边,任翔人人都会飞。我们将一起拿走其他岩石,而不是新的树枝。”加拿大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吴贤明智能工程学院院长杜如旭以一首诗开始了他的报告。这首诗是30多年前杜如旭的岳父出国留学时送给他的离别礼物。这也是他生活的写照。去年,杜如旭辞去了香港中文大学的职务,全职回到母校华南理工大学,以导师的名字组织了吴贤明智能工程学院(Wu xian Ming Institute of Intelligent Engineering),以毕生的学习推动中国工业4.0的发展。

杜如旭,祖籍福建,出生于吉林,在广州长大。他的父母毕业于中山大学医学院。为了应对抗美援朝战争,他们一起报名参军,后来搬到长春第一军医大学工作了10年。回国后,他们成为广州医科大学的教授,是杜如旭走上科研之路的向导。

然而,杜如旭在进入大学之前做了4年轧钢工人。“轧机的机械化程度很低。工人们做繁重的体力劳动,各种皮肤损伤都很常见。”为了提高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杜如旭要求父亲带他去广东科学博物馆的资料室。结果表明,这些材料基本上都是英文的。这一经历使他产生了出国留学的想法。

1980年,杜如旭进入华南理工大学自动化专业,成为自动化系的第一名研究生。1985年,他被公开派往美国自费学习,并在密歇根大学学习,师从制造工程领域的领军人物吴贤明教授。在吴教授的领导下,杜如旭不仅学到了最先进的工程知识,还在生产的前沿从事工业应用研究。

杜如旭告诉记者,他的导师吴贤明经常教导学生不要忘记自己的根。他个人尽最大努力提高中国制造业的水平,促进科学技术的发展。他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回到中国的学者。他还接受了许多来自中国的学生,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制造工程研究人才。

2001年,杜如旭回到香港中文大学任教。去年,杜如旭辞去了香港中文大学的职务,全职回到他的母校华南理工大学,以导师的名字组织了吴贤明智能工程学院。

杜如旭表示,从工业1.0到工业4.0,制造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然而,在保护主义越来越盛行的时候,中国制造业如何脱颖而出?杜如旭表示,过去的模式不能再延续,必须开发新技术来建立自己的品牌。“持续创新、精心布局和及时响应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制造业的发展需要网络和智能技术。”

他强调,华南理工大学吴贤明智能工程学院的建设目标是坚持国家和地区需求,提前布局,培养新一代智能工程带头人,为广东智能设备和机器人产业的蓬勃发展提供人力资源支持,帮助广东实现“全国四大领先”,服务中国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新高点。

(文广日报全媒体记者方晴)

中国工程院院士、南方医科大学教授钟世镇;

“90后”院士开始研究“数字人”

“我,一名90后的教师,经历了时代的变迁,见证了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共和国从站立、富裕到强大的艰难历程。”演讲开始时,自称“90后”的钟世镇院士用幽默的话语引起了现场年轻观众的一阵恐慌。

他自称“90后”的原因是他今年已经94岁了,这位“本世纪院士”很快就赢得了年轻人的心。当他用照片展示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时,现场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在报告中,钟世镇描述了自己的成长道路。1925年,他出生在广东省梅州市五华县。这是一个饱受战争摧残的时代,也是一个中国人被欺凌为“东亚病夫”的时代。高中时,钟世镇报名参军,并开始了3个月的新兵训练。“可惜我的野心没有得到回报。1945年,当日本投降时,在我能够到达前线之前,我选择了退休并继续我的学业。”

进入中山大学医学院后,钟世镇经常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学生运动。在他看来,学生运动“点亮了我们大学生的眼睛”。他回忆说,70年前,1949年10月14日,是广州解放的日子。当时,他是学校纠察队的队长,负责保护学校。“我们搜查了一整夜,不允许外人来我们学校,因为害怕他们会毁掉我们学校。这就是我们对广州解放的欢迎。”

"在国家发展的过程中,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需求."在报告中,钟世镇描述了他的国家从崛起、富裕到强大的变化。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钟世镇的每一个选择实际上都与新中国时代发展的科学研究需求密切相关,他称之为“需求拉动”。

新中国成立之初,钟世镇进入了医学上被称为“最古老的学科”的解剖学领域,并在基础课程中发展了自己的才能。改革开放后,中国迎来了“科学之春”。钟世镇开始将临床创伤治疗与骨科理论要求相结合,开辟了临床解剖学生物力学的研究方向,也将生物力学理论方法与人体解剖学相结合,探索了一条新的道路。并将其扩展到载人航天领域。进入新世纪,他开始了对“数字人”的研究。

“这个国家需要什么?年龄需要什么?我们的专业能做什么,我们就能做好。”钟世镇总结说,他的科学研究之路也是一条需求牵引之路。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钟世镇感慨地说,作为一个前代人,他们这一代人亲身经历了时代的变迁,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通过他自己的叙述,他希望让每个人都知道新中国的成长过程以及今天幸福是如何来的。“我认为我们所有的科学家都应该参加科普教育,帮助我们年轻的接班人培养优秀的素质。科研工作者首先必须有爱国情怀。因为我们必须永远服从祖国的需要,把我们的青春和才华奉献给共和国。”

(文/申会,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 Copyright 2018-2019 rimraw.com磨香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