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东港琼苑网微博:
网站首页 > 社会 > 马上评|20年办不出产证,别把责任推给“历史原因”

马上评|20年办不出产证,别把责任推给“历史原因”

2019-10-09 09:24:03 来源:东港琼苑网 作者:匿名 阅读:668次

20年时间,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相关公司也经历了复杂的变更、注销。但是,把问题归结到“谁都不得罪”的历史原因,则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事件都已经由媒体报道了,用下不为例来搪塞,恐怕是不行的,毕竟这么多的居民的最大的资产摆在那里,应该给他们提出解决方案。

其实,这也不是广州一个地方的问题,在中国过去一二十年轰轰烈烈的房地产开发中,存在着很多不规范操作,拖欠政府土地出让费、“一房二卖”“假按揭真骗贷”等问题突出,导致个别小区一二十年办不出来房产证,埋下了不少的雷,成为了当地的民生之痛。

6月17日,《人民日报》以《回迁户缘何20年办不成房产证》为题,报道了广州市海珠区穗龙花园小区拆迁遗留问题的事,这个“老大难”问题终于得到了媒体的关注。

女孩甚至住院五次,因为她营养不足的身体将她带到了死亡的边缘。

该房产原本是拆迁改造项目,1997年居民同意房屋拆迁,并且根据与穗京公司的协议,2000年10月入住穗龙花园小区。但是,房产证却几年办不出来,居民意外地发现穗京公司早已债务累累,他们的回迁房早被法院查封了。经过漫长的司法程序,李江等居民的回迁房于2014年顺利解封,但当他们去申请房产证时,又傻了眼。2015年1月20日,广州市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通知他们,这些补证回迁房已于1999年被抵押给中国农业银行!

这个说法可以解释历史原因,却不能解决现实问题,更不能用“历史原因”的话术回避解决现实问题。事实上,小区背后的关联公司存在复杂的利益勾连、裙带关系,《人民日报》也报道称,在涉嫌“一房二卖”的回迁房中,有很多“购房者”是穗京公司负责人吴尚平的亲属、公司职工,这些有没有涉及腐败问题,有没有涉及刑事犯罪,都该认真彻底查清,不能20年就围着抵押、公司注销的表面问题走程序。

2008年12月,毕小彬外放地方任蚌埠市委副书记,此后历任蚌埠经济开发区党工委第一书记、安徽省江北产业集中区管委会主任等职务。2012年2月,毕小彬调至六安,一直担任六安市委副书记、市长至2017年12月。

编辑 马浩歌

近年来,低龄未成年人恶性犯罪时有发生,引发公众的讨论和关切。在公众心目中,未成年人本应是祖国的花朵和社会的未来,却不时以严重犯罪实施主体的身份而见诸报端,身份角色和行为的错位引发公众的关注。如前不久发生的湖南沅江12岁男童吴某因母亲管教太严而将其刺死一事,再次挑动了公众的神经并引发广泛讨论。

(作者曾德雄为广州市人大代表)

面对“历史问题”,政府要拿出担当,该核销账目的,就要依法核销;需要政府垫资注销抵押的,就需要拿出真金白银;当时开发商涉及腐败问题的,必须一查到底,“吃下去的,让他们吐出来”。总之,地方政府要拿出来真心实意解决问题,别把事情推给“历史原因”。

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近日,漠河市委宣传部、市委网信办按照《2018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活动实施方案》、《2018年黑龙江省网络安全宣传周活动实施方案》、《地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网络安全宣传周活动通知》要求,在漠河市初心广场隆重举行“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漠河市网络安全宣传周启动仪式,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裴志辉出席启动仪式并讲话,市总工会、团市委、市公安局、教育局、文化广电体育局等多家协办单位主要领导及部分职工代表参加了启动仪式。

广州市不动产登记中心相关官员表示:“这个问题不只是这个楼盘有。当资金紧张时,一些开发商就会用假购房、假按揭的方法套取银行资金,拿着银行的钱继续搞开发。”“大部分房产登记是在1998、1999年,那个时候我们的信息管理系统不完善,开发商直接来办理房产登记就行,当时没有认真核对购房者的身份信息,也没有审查购房款。”

文章来源:新华网

谷衡先生,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12年证券投资管理从业年限,先后在华夏银行总行担任交易员,在中信银行总行担任交易员。2012年加入工银瑞信,现任固定收益部副总监、基金经理。

通知提出,严禁党员干部及公职人员违规操办和参加各种名目的“升学宴”“生日宴”“乔迁宴”“入伍宴”等宴请活动;严禁借子女升学之机收礼敛财,收受下属以及有利害关系单位和个人的礼金、礼品和消费卡等。

一只刚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小东北虎宝宝。

面对《人民日报》的采访,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邢翔说:“不管怎么样,回迁户是无辜的,真的是受害者。”这是一个相当积极的表态。说一千道一万,这些回迁居民是没有错的,他们依照政策接受拆迁,房产证必须发给他们。

“学习是为了改变命运。”一位来自农村的网友说,学习让她不用做农活,不用早早嫁人、围着丈夫孩子锅台转。而是有了一份喜欢的工作,和一个温暖儒雅的男人共同在城市里经营一个温暖的家。“这就是学习的魅力。”

这个故事乏味,繁琐,就像一段20年没有人打理的乱麻,线头交错,重叠,并且上面长满了霉菌,积满了灰尘,掂出两只手指头来抖一抖,都满是呛人的霉灰气。

中新网西宁8月10日电 (罗云鹏李秋妍李晓莲)进入8月,火热的暑期游仍未降温。今年夏天的国内旅游市场上,西北游成为大热门。

这对于读者,对于记者是一个冗长,乏味的故事,但对于20年办不出来的房产证的居民来说,却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房子作为城市居民最大的一笔资产,办不出来产证,就意味着房子不能正常买卖、实现价值。其间,小孩出生长大,年轻人步入中年,一些老人甚至到过世都没看到自家的房产证。《人民日报》发出质询:“20多年过去了,几十位业主已经离开人世,回迁遗留问题解决了吗?”

而且,这个小区涉及原来2个地块拆迁项目的“二合一”,居民还面临不同的开发商之间扯皮……

你以为问题,就只是房子一次被卖,一次被抵押?穗龙花园的“旧账”还不止于这些。据《人民日报》的报道,花园的开发商——穗京公司当时的负责人是吴尚平,其儿子叫吴穗毅,是晓穗公司的负责人,这家对回迁房不享有任何权利的晓穗公司,因为向农业银行借款650万,却把回迁房抵押了出去!“怎么可以拿公共利益为私人企业买单?”

最新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东港琼苑网立场无关。东港琼苑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东港琼苑网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